氣候變遷與環境議題成為全球顯學,法律學院能源環境與人類社會研究中心、臺灣環境資源與能源法學會1日合辦「環境刑法之總論與各論」論壇,跨校學者齊聚,從法律學理和實務運作角度,思考當今刑法、行政法管理環境問題的現況和精進方向。

中央警大法律系教授吳耀宗(右)展望刑法抗制環境犯罪展望
中央警大法律系教授吳耀宗(右)展望刑法抗制環境犯罪展望

「要強化專家和公眾的參與」,能源環境與人類社會研究中心主任高仁川強調,人民逐漸具備環境意識,但環境又屬於專業議題,無論立法與執法都需要更多對話,以兼顧人與生態、環境與經濟平衡發展。

「刑法2018年修正後已經超前(處理),但其實還有很多難題。」展望以刑法抗制環境犯罪,中央警大法律系教授吳耀宗提到,早在刑法修正以前,我國包括水汙染、空氣汙染、廢棄物清理、土壤與地下水汙染等不同汙染,早有專屬環境行政法規,不過因為環境問題確實很嚴重,因此各國都有入罪化趨勢。

吳耀宗比較,刑法190條之一過去明文「致生公共危險」要素,導致實務認定困難、運用不易,新修法已經刪除,加上增訂未遂犯、不同法定刑過失犯等處罰,確實回應過往諸多實務問題,但檢視當今法條,還是存在不少解釋適用問題,值得法界持續討論研究。

他舉例,傳統法律都以人類為中心思考,持人類本位主義法益觀,但面對環境問題,也有「以生態環境為本位的法益觀」或「人類-環境調和法益觀」。目前多數學者已經肯定,考量環境生態健全發展,不能只從是否對人造成傷害、危害人的健康來評估,也要考量人類行為對環境造成的影響,只是實務上究竟應該如何認定?確實並不容易。

不僅如此,考量「行政從屬性」,從污染到入罪之間還有很多中間地帶,如果完全都想仰賴刑法制裁,恐怕也會造成更多問題。法律系教授曾淑瑜也同意,環境問題實務經常面臨因果關係舉證、行為主體確認困難,在「既遂」都很難以認定下,又要如何處理「未遂」?而「輕微」不罰的定義也都還有許多爭議,需要更多釐清。

法律學院能源環境與人類社會研究中心主任高仁川(站立者)主持論壇
法律學院能源環境與人類社會研究中心主任高仁川(站立者)主持論壇

刑法以外,面對環保署即將於年底提出《廢棄物清理法》修正案,會中同時邀請財團法人台灣產業服務基金會資深法務專員林培杰分析現行草案內容。他分析,本次修法主要回應近年環保案件樣態,特別著重未經許可從事廢棄物處理相關業務,以及假再利用之名、行棄置之實的處罰,只是考量各種46條同款各種樣態不法內涵差異,認為在難以連結危害人類健康與疾病下,提高法定刑上限,恐怕有過重之虞。

法律系教授徐育安也認為,儘管《看見臺灣》影片喚起大家對環境的重視,無法再忍受環境遭破壞,但從現行條文「致環境汙染」到修正版本「足生汙染環境之虞」也不免令人擔心,人們每天用餐產生廚餘也是廢棄物,因為無暇倒垃圾而暫時放在家中陽台,難道都要處罰?此次修法是否真能治標治本?或是只是現象立法?都還需要審慎評估。

同樣分析待修的廢棄物清理法第46條,成大法律系教授古承宗則從「身分犯」角度提出見解,認為應該透過適當修法,更明確廢棄物事業經營者和委託者的責任。

「法律碰到環境和科技發展,跨領域合作是非常實際的問題。」前大法官、法律學院名譽教授陳春生表示,環境保護、生態發展很重要,但人民與業者的自由權、財產權同樣必須受到重視。法律學院副院長王震宇也提到,正值COP26(聯合國第26屆氣候變遷大會),面對各種環境議題,儘管從刑法、公法或環境法各有不同角度,但最重要還是期待看見山川和世代都能永續生存。

法律學院主辦環境刑法主題論壇
法律學院主辦環境刑法主題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