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藻」回南桃園的里山海計畫獲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林務局補助

大潭藻礁生態保育與中油第三天然氣接收(港)站(三接)開發,到底該怎麼選擇?在公投議案的帶動下,「藻礁」成為近來全民關注熱門關鍵字。早在政治人物看見藻礁之前,通識中心的老師們早就持續關注這片土地,除了自然生態,更從人文角度關注人與土地的關係,期待建立更具觀音新屋在地特色、並維繫傳統生活形式與生態平衡的永續發展模式。

在地志工介紹大潭藻礁生態

其中主修生物科學的陳湘繁助理教授特別關注土地與海洋生態,而專長地理學的蔡怡玟助理教授則將焦點集中在當地居民生活與獨特的海客文化。

桃園觀音、新屋沿海一帶逾7500年、綿延長達27公里的珍貴藻礁沿岸,千年來歷經海浪沖刷,與廣闊海洋生態緊密依存。因為藻礁多孔隙的地質環境,形成豐富的海洋育嬰房,吸引成群海鳥盤旋,隨時準備俯衝覓食;研究團隊更多次發現國際上瀕臨絕種的紅肉丫髻鮫幼鯊蹤跡,更證明此處生物多樣性的珍貴。

「這其實是一個公共財,是屬於全台灣人民,我們這一代,跟下一代應該要共享的。」多次帶領修習課程學生實地探訪,親炙藻礁生態之美,陳湘繁強調,「大潭藻礁生態最健全,其他地方都已經被破壞了。」

在行政院農委會林務局補助下,2018年12月,包括陳湘繁與多位通識中心師生共同參與中研院陳昭倫研究員帶頭主持的「『藻』回南桃園的里山海:南桃園藻礁水圈環境生態對社區生活產業的影響」研究計畫,負責「人地之間-觀音新屋沿海社區生態環境與生活產業的互動關係」子計畫,透過居民訪談更多了解藻礁對當地的意義,也帶領學生透過參訪、淨灘行動,更深感受土地與人的情感。

這片藻礁生態為什麼難得?陳湘繁分析,從觀音到新屋海岸,成因來自長年有特殊的季風、洋流、以及沙造就而成。加上殼狀珊瑚藻是非常薄、非常脆弱,而且黏稠的東西,要能夠形成礁體非常困難,「要天時地利人和。」

長年累積形成的美景,面臨中油三接設站帶來的開發與汙染,可能受到逐漸影響而失去生機,引發所有關心環境學者和民眾重視。除了陸地藻礁之外,陳湘繁更擔憂綿延到海裡的區域,場站完成後,輪船頻繁進出海域,遭威脅的物種恐怕難以估計。

經濟發展與能源政策,環境生態與海客文化,中央與在地的認知…每一個議題都絕非二選一,「藻礁」帶出的內涵著實豐富。

通識中心師生參訪大潭藻礁